请记住本站网址:www.aipazx.com

首页  »  人妻女友  »  我有个每人都想拥有的绝色妻,但是… [1/2]

我有个每人都想拥有的绝色妻,但是… [1/2]

发布于:2018-07-14来源:亚洲乱乱色情网,乱伦电影,中国a片无限看,不卡的无码高清的AV


  到现时为止我对我的家庭生活比较满意。因为我有一个每个人都想拥有的绝
色妻子。

  张宁,178cm,到胸骨的长髮,尖尖的下巴构成一张瓜子脸,两只水汪
汪的大眼睛,尖长的鼻子,薄薄的红唇,组成一张让人望了还想再望的近乎完美
的面孔。

  34E的巨乳,坚挺的山峰是她傲人之处,每次做爱时都是我主要的攻击点
,再加上35的丰满且有弹性的肥臀,使她拥有一副「S」型的身材。

  她的美丽,大胆,性感,豪放却又不失细心的性格深深地吸引着我,第一次
在餐厅见面的我们,已经想到上床。

  我没有让她失望,粗长的阳具和持久的耐力帮助我征服了眼前这大声呻吟的
美女。认识不到2个月,我和她结婚了。

  我26,在A 侦探公司做个无聊侦探,但祖辈很有钱,靠着爷爷父亲留下
来的一大笔钱,我跟她买了套房间,过了一个开心的蜜月。

  24岁的她很快乐,但天生好动的她却也不愿呆在家做家庭主妇,便在朋友
的介绍下,在一间DISCO里做侍应。

  我们两个都很豪放,在家里经常不穿内衣,或者什么都不穿。客厅里有个大
阳台,对面30多米就有好几栋大厦,有写字楼,有住宅。有望远镜的话绝对可
以把我们两个的裸体看得清清楚楚。但我们总是不把窗帘落下来。看就看,让他
看个够吧,呵呵。

  我只是在家比较随便,在外因为公事我行为举止是很斯文的,可以叫衣冠禽
兽。有空就在地铁里骚扰一下美丽的OL们,找寻刺激,我跟宁宁在地铁里试过
,但在公车上不行,人太少,容易被发现,而且啊婆啊公很多,东张西望,他妈
的。宁宁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那么暴露,性感,豪放,有时我怀疑是不是我不能
满足她那无时无刻都想要的慾望。

  她总是喜欢在外面泡到7点才回家。所以我们请了个女佣做饭,把家里的一
切搞妥当。

  「我回来啦。」
宁宁回来了,她穿着连衣超短裙,颠着巨大的圆锥乳,换了鞋子,现时正值
六月,天气热得很,她一口气就把衣服全脱掉了。

  「很好!」

  我说:「看着没有穿衣服的妻子吃饭是我第2幸福的时刻。」

  晚上,翻云覆雨免不了。经过1 个多小时的混战,从客厅到卧室,我们取得
了双赢的结果。

  快到11点,宁宁起床穿上了蕾丝文胸,内裤,再加1 件粉红丝质的衣服,
配上一条膝上25cm超短裙,挽起了手袋上班去。路上人不太多,但宁宁的衣
着的确很抢眼。来到了车站,旁边站着一个175cm左右的家伙,两只眼睛盯
着宁宁的大腿。宁宁也很大方,让这色鬼看个够。

  来到了DISCO后,宁宁在换衣间看一看自己的下体,发现内裤已经湿透
了,暗自担忧。

  因为这间DISCO是全市最出名的,每天很多人来,而且DISCO的亮
点就是员工的工作服,男的不说,女的是白色连衣裙,白色手套和白色长靴,连
衣裙中间空了一个很大的心形,像宁宁这样的大波女一穿上,三分之二的乳房都
暴露在空气之中,乳豆刚好抵在衣服的边缘,这样的设计,当然是不準许员工们
穿胸罩的了。

  而且下摆更加离谱,160的员工下摆已经离膝盖25~28cm了,宁宁
的衣服是膝上32cm,一般没有弯腰都已经能被人看到三角裤的边缘了,要是
弯下90度,更是整个屁股都让别人看够了,不过下身是允许穿内裤的。

  所以,这家DISCO也是最多酒瓶掉在地上的一间,因为每个人都想看侍
应弯腰收拾的过程。

  换下工作服的宁宁,更能勾起男人们的雄性,修长的双腿配上一双白色的长
靴,更能美化她那有弹性的肌肤,有的女人矮而且大象腿,穿起长靴就难免抱欠
了,但宁宁不同,她够高,178cm,腿长算到屁股都有1点2,3米左右了
。这时她要送一杯酒到包房里去,突然有人摸她的大腿一下,她转身一看,是一
个像是老闆的人。

  「美女,帮忙把那包烟拣起来好吗?」

  男人色迷迷地望着宁宁,顺便把手里的那包烟掉在地上。

  宁宁只好把盘子放在桌上,俯下身子去拣,此时,坐在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立
刻走到宁宁的身后,包揽宁宁的臀部风光,在前面的那个老闆则狠狠地盯着宁宁
的前胸,彷彿能摸上去的一样。

  两人的视奸使宁宁很不舒服,她把烟丢在桌子上,然后把盘子送过去。

  回来的时候,那老闆又把烟掉在地上,呼喊宁宁去捡,宁宁只好又走过去。

  突然,那老闆一把捉住宁宁,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已经树直的阳具隔着三层
布对準了宁宁的屁股顶了个正着。

  宁宁刚想挣扎,旁边各有两只大手来抓住她的长手,另一边就摸她的胸。

  「啊!你们干吗?」

  宁宁声音不想太大,怕引起别人注意,但那老闆更加肆无忌惮,把宁宁和自
己的的内裤都褪掉,长长的肉棒在宁宁的大腿间游蕩,并不急着插进去。

  「美女,你真的很棒,看着你就让我打飞机啦,来!我给你2万,跟我过夜
好不好?」

  这根本就是强迫,宁宁还没有听清楚,已经有3,4只手在抚摩她的胸部,
使20分钟都不够的时间内,宁宁的胸部再次涨硬起来。

  那老闆的1只手和阴茎不断地攻击宁宁的花瓣,那粗手不断地在刺激阴唇。

  宁宁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蜜唇的嫩肉,彷彿要被烫化了一样。

  粗长灼热的龟头无耻地撩拨着宁宁润泽的蜜唇,在密唇和大腿间左右摇晃,
使宁宁感到脑部十分兴奋,刺激遍布了全身完全忘记了自己快要被强姦。

  「啊!不行啊,怎么可以这样的呢?」

  宁宁突然感到肉棒虽然比老公的长上一个指节,但不够粗,由此想到了在家
呼呼大睡的老公。「不行,我要工作了,你们快放开我!」宁宁放尽声线,这时
看场的保安看到了,走了过来,那几个穿西装的人才把依依不捨地把宁宁放开,
那老闆最后还狠狠地捅了一下宁宁的后庭花,不过没有探位置,顶不中,然后恨
恨地收起了自己的鸡巴。

  这时另一个侍应过来安慰宁宁。

  「算了,这样的事经常有的,你都习惯了吧。」

  「恩……」宁宁把内裤穿好,再调整好自己的乳房,又立即投入工作去了。

  来到DISCO的宁宁乳房已经高高地涨起,大到常人一只手都不能抓住一
个的程度。裙子的屁股的地方,淫水已经染湿了一大片。来到换衣间,发现衣服
不同了,便问同事:「啊花,怎么制服换了?」

  「噢,都是那个色狼老闆,为了更加吸引客人,把衣服全部都改得更加暴露
啦,唉~又赶工,都不知道合不合身呢!」

  宁宁把衣服穿上,才发现处境很危险。

  上身改为露背装,用很窄的带子做成一个倒转的心型,用来突出乳房;下身
裙子更加短,虽然有178cm修长身材的宁宁,但裙子的边缘已经露出一点点
屁股肉了,而且裙子的前面、两侧,各有1个小开叉,前面的开叉已经充分地暴
露了宁宁没有穿内裤的事实,而且看到了部分的阴毛了。

  宁宁只好面向着吧台,站在古全的旁边,佯作招呼古全,不敢出去。

  而吧台却又很高,宁宁把手放到吧台上要微微弯腰,屁股的曝光率又大了不
少了,走过的人或是跳舞的人,都有意无意地用下身顶一会才离开,这更让宁宁
感到不知怎么办。

  「你好像很享受啊。」

  对于别人的吃豆腐,古全加以讽刺宁宁。

  自从到了这里后,古全眼睛反而向外看,因为这里的女人实在豪放,在舞厅
里的人穿得像台湾的摈榔西施一样,完全不比员工服逊色,有的可能是吃了丸的
美女,简直把上身的衣服都脱光了,在舞厅的中间疯狂地摇晃着,吃豆腐的人更
家多。

  古全再一次勃起了,这已经是他一天内第4次性起,「想不到这奴隶能给我
这么大的惊喜。」

  他再也忍不住,走到了舞厅中间参与吃豆腐行列,丢下宁宁一个。

  无助的宁宁立刻被人招呼,转头一看,令人意外地是个美女,183cm左
右,从眼睛和金色的头髮可以看出来是混血的,她身穿一件很大的V 字领的白色
OL服装,下面的裙子也是到膝盖,十足一个上班女郎,出现在这种地方的确很
少见,V字大领露出3分之1的大乳,没有穿胸罩,可以看出起码是C罩的。

  「不知道下面有没有穿内裤呢?哎呀!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看见别人没
有穿胸罩,竟然也想到了下面……」

  「你好,我叫Jane,我们的老闆想请你去陪酒哦。」Jane自我介绍
。陪酒是KTV包房的一项服务,只要在DISCO里包下了KTV房,就能请
DISCO里任何一位男卅女员工去陪酒,陪酒的任务除了喝酒还要帮忙拿酒拿
烟之类,当然会有50%的服务费加收了。

  在女孩善意的邀请下,宁宁也放下了戒心,双手捂着屁股慢慢地随着她走
去K房,双手往摆后的宁宁,更把她那傲人的双乳挺得更加高,连前面带路的
Jane都不时回头,自愧不如。

  来到了KTV房,宁宁发现昨天那个企图包他的老闆和两个助手竟然坐在这
里,还有另外一个外国人,看上去挺高大的。那老闆招呼宁宁过去坐,繫于工作
上的要求,宁宁只好过去陪坐。坐下的宁宁由于裙子的关係,屁股已经露出一半
,而且两侧的开叉,使她不得不用一手去挡着双腿间的空隙,一手去酌酒。
  「美女,我们又见面啦,」老闆说道。

  「我叫王老闆,这两个是我的助手,小粗,小长。」

  「我刚和这个外国人Jack谈了一单大生意,心情很好,所以请你来陪酒
啊,大家玩玩游戏啊,什么的,上次的事有点粗鲁,千万别在意啊,我们可以温
柔点的哦,呵呵。」

  王老闆的话根本没有对不起的意思,反而好像美人已经掉在陷阱里,露出那
种準备鱼肉的兴奋难掩的心情。

  「不如我们玩21点如何?」外国人提议。

  「好啊,麻烦你拿副扑克来啊,美女,对啦,你叫什么啊,我们还不知道啊。」

  「我叫宁……宁。」

  宁宁艰难地吐出字来,然后去拿扑克,那扭动暴露的屁股看得王老闆那长长
的肉棒不由自主的伸直了一点,这都看在Jack的眼里,为了使王老闆这个大
客户高兴,Jack便说:「王老闆,你说赌点什么好?我和我的秘书Jane
都不太会饮酒,而且她一会得送我回去酒店,不如来点别的吧。」

  「不赌酒不过瘾,赌小半杯如何,再家点其他的惩罚。」王老闆边说着,他
的助手小粗边把1的包春药倒到半杯刚盛给宁宁的啤酒里,这时宁宁因为去拿扑
克,所以不知道。

  不久之后,宁宁回来了,依旧是坐在小粗和王老闆中间,对面是Jack和
Jane。两个老闆玩起了21点,「好,说说规矩啊!」

  Jack道:「哪边输了,就派一个人出来,把酒喝了,然后再玩1分钟骑
马或20下仰卧起坐,好不好?」

  「好,我们有陪酒的,当然派陪酒的上,你们也得派那美女秘书啊。」王老
板大大的高兴。

  「我没有问题哦。那就麻烦老闆你开车了。」Jane风采照人,爽朗地答
应。

  宁宁是陪酒的,当然也要上,可她没有穿内裤,如果做仰卧起坐的话,就什
么都看完了,只好选择骑马。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王老闆,骑马是什么玩意呀?」

  「就是张开双腿,中间坐在长沙发的柄上,让别人来回的拉,因为有沙发柔
软的皮和内裤的保护,下面的地方是不会磨痛的,不过会有小小的快感哦,呵呵
。」王老闆又吃吃地奸笑了。

  1局下来,由于Jack要牌过多,牌的点数超过了21点,输了,只好让
Jane接受惩罚,喝了半杯酒后,选择了仰卧起坐的惩罚,局长就叫小长帮忙
扶脚,然后在旁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