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本站网址:www.aipazx.com

首页  »  人妻女友  »  一级淫妻、小慧 [4/4]

一级淫妻、小慧 [4/4]

发布于:2018-07-14来源:亚洲乱乱色情网,乱伦电影,中国a片无限看,不卡的无码高清的AV


肥菜的喘气声越来越大,抽插三十多下之后,已经忍不住,「噗啪」一声,精液射进小慧嘴里,小慧一时含不住,流得直个下巴都是,其他都「骨」一声吞了下去。

鬼秋这时又再「骑」着小慧,肉棒在她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地干着,小慧淫叫了起来︰「啊…啊……鬼秋哥……你太利害……奸死我了……哥……啊……」

鬼秋继续抽插着,他力气很大,做了这么多的大动作,呼吸也不急促。他捧起小慧的屁股,努力地插弄着。

我靠得很近去看,鬼秋果然利害,他的力度相当好,每当肉棒抽出的时候,把小慧穴里的娇肉也都翻了出来,难怪小慧在他的冲刺下快感连连,浪叫得利害。鬼秋把她的双股分得很开,让自己的下体尽量地贴在小慧的私处上,这样让那根肉棒整根刺进小慧的体肉。

这时肥菜的肉棒又再挺立起来,鬼秋便把自己的肉棒抽出来,说︰「大哥,你来。」真是他妈的有江湖义气。

肥菜倒躺在地上,说︰「小慧,你来服侍我。」

小慧刚被干得兴起时,鬼秋突然抽出来,害得她突然很空虚,听到肥菜这么一说,便蹲在肥菜的下体上。

小慧双手捧着肥菜的肉棒,往自己的淫穴塞了进去,「啊……」叫了一声,然后上下上下地摇动自己的身体,胸前两团肉球也随着身体的扭动而不断抖动着,肥菜双手把小慧一抱,小慧整个人贴在他多肉的胸脯上,乳房夹在其间,已经被挤得变形了。

我和鬼秋在小慧背后看着,见到肥菜的肉棒深深地钻在小慧的淫穴里。鬼秋这时也盯着小慧圆滑的屁股,但他留意的是她那个浅棕色的菊门。

他对我悄悄说︰「你太太的后庭,你还没开发过吗?」

我吓了一跳,想要阻止他,但他已经伏下身去。

他把小慧的屁股向两边扯开,然后用食指去挖那肛门。「啊……啊……鬼秋哥……你干甚么……」小慧紧张地叫了起来。

但那种感觉使她便卖力地在肥菜身上扭动,小穴不断涌出淫水来。鬼秋用手指沾沾她的淫液,涂在她的菊门上,然后挺起坚硬的肉棒,朝她的菊门攻去。

「啊……啊……鬼秋哥……老公……救我……很痛……」小慧凄厉地哀叫起来。

我于心不忍,拉了鬼秋一把,但他甩开我的手说︰「别紧张,龟头还没进去呢。」说完一用力,龟头才塞了进去。

「哎呀……啊……老公……痛死我……」小慧流下眼泪,她真的痛得哭了起来。

鬼秋没理会她,再一用力,把整根阳具塞进她小小的菊洞里,小慧「啊……啊……」叫了几声,突然不省人事了,伏在肥菜身上。

我很紧张去扶她,鬼秋说︰「别紧张,我一抽动,她又会醒来。」

于是抽动起他的肉棒,果然小慧又醒了过来。

鬼秋抽动着,最初很难动,但不久就轻易抽出塞入,我娇妻最初呼天抢地,后来却呻吟起来︰「啊……鬼秋哥……真厉害……我从没试……试过……快……快插……用力插……」鬼秋当然完全满足她,使劲地插挤着她的肛门。

这样的淫蕩情形真得没见过,自己娇妻下体两个洞子都给其他男人的肉棒插满了。虽然我很兴奋,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自己的阳具竟然软了下去,完全不想看这两个男人在干自己心爱的妻子。我有些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呆看着他们在干我的老婆。

直到了半夜,呻吟声和喘息声才平静下来,肥菜和鬼秋向我道别。肥菜说︰「你老婆真行,可以给我们这样轮流干还顶得住。」

鬼秋更刻薄地说道︰「是啊,我没看过这样淫蕩又漂亮的婊子,让我们干翻了。」

他们说完扬长而去,留下小慧倒在地上,小穴和菊洞被干得红红肿肿,里面还不断流出男人的精液。

自从那次肥菜和鬼秋在我家里把小慧轮流干了一晚之后,经常来我家里吃便饭,吃完饭,又要我老婆服侍他们,把我老婆变成的洩慾工具一样,说得难听一些,把我老婆当成是妓女或者婊子一样干个不停。而小慧却似乎喜欢让男人轮流姦淫,反而当我和她单独造爱时,却激发不出那种兴奋的火花。

即使在平时,她也没有以前那么端庄,现在爱穿一些短短的裙子,低胸的上衣,薄薄的衬衫,还要经常没戴奶罩,让胸脯走动起来一晃一晃。看来我们的方向错了,我要想办法让她回复到以前那样,既热情,又端庄,不会给人一种贱的感觉。

于是我叫肥菜和鬼秋不要再来了。他们有些失望,但也没勉强我,跟我说了再见,之后真得没再来过。

到了我们週年的结婚纪念日,我特意买来鲜花,在五星级酒店吃晚饭作为庆祝,她美丽的脸孔,加上可爱的笑容,似乎又恢复以前的端庄羞涩的少女气息。我很高兴,那天我们玩到十一点才回家。

走回家的时候,我热烈地吻着她说︰「小慧,我们今晚来吧……」

她吻回我后,说︰「不行,老公,今天是危险的日子,不能来……」

我悄悄地说︰「不要紧吧,我们生个孩子吧?」

她娇啐一下说︰「不要,别老脸皮,我答应你再过几天才来。」我们来到家门口,赫然见到鬼秋满身酒气,歪歪倒倒地站在我们的门口。我说︰「鬼秋,我说过不要再来,你为甚么还再来?」

鬼秋说︰「我大哥肥菜是答应你,但我就是不卖你的帐,又想来搞你老婆,行不行?」

我想和他争吵,他用拳头在我后脑打了一下,我顿时半昏了过去。

小慧叫起来︰「鬼秋,你对我老公怎样?」

鬼秋说︰「别紧张美人,他稍为昏了一阵,一会儿会醒来,快扶他进屋。」

小慧只好开门,两人扶我进屋。其实我虽然是满天星星,但其实仍有点清醒,知道他们在做甚么。

鬼秋把我扶到屋里,随便把我仍在地上,然后抱着我的妻子说︰「美人儿,我很想再干你。」

小慧挣扎着,说︰「不要,今天是危险期,别乱来,改天吧。」

鬼秋说︰「那更好,我今天就把你的肚子干大吧。」

说完把小慧的短裙子掀起来,内裤一下子脱了下去,手指在她的私处一摸。

「小慧,你下面的淫水流了这么多,你自己也想给我干吧?」鬼秋说着,见小慧脸都羞红了,便用他粗嘴吻向她的小嘴,舌头立即攻进她的嘴里,搅动着她的舌头,唾液随着流进她的嘴里。

小慧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但鬼秋的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阴部搓弄,手指还插入她的小穴里,淫汁就沿着他的手指滴了下来。鬼秋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他那根又黑又粗的大鸡巴,顶在她的阴阜上搓弄,使她淫水又蕩了出来。

小慧再也忍不住了,呻吟起来︰「啊……鬼秋哥…快把大肉棒插进来吧……啊……快干我的小穴……」

鬼秋嘿嘿奸笑道︰「是你叫我的,好,我就干死你!」说完鬼秋把小慧放在沙发上,就在我的身边,然后提起她的大腿,屁股一沈,大肉棒「滋」一声干入小慧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鬼秋一边干着小慧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颤动着,忍不住用手捧请搓揉。他一边用手抱住她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她那丰满坚挺的乳房。

「啊……啊……鬼秋哥……你真坏……人家今晚不行……危险期……」

但鬼秋毫不理会,把她抱起反转身来,让她跪在沙发上,像狗一样趴着,然后被鬼秋的肉棒抽插她的淫穴,胸前两个大乳房也前后摇摆,让他一手抓住一个不停玩弄着。

「啊……鬼秋哥……轻一点……你的鸡巴插得…好深……你的手……快把我的奶子捏破了……啊……」小慧不知道在求饶还是叫床,她的淫语使鬼秋更用力地干着她,他每一下子的抽插,都把他的大肉棒深深地插在她的肉洞里,使她的淫水也随着抽插而慢慢渗出,插得那么深,相信已经完全到达我爱妻的子宫上。

我虽然昏昏沈沈,但仍可以清晰见到小慧那个饱受摧残的阴道口,当鬼秋一抽,连里面的嫩肉都反了出来,然后又给肉棒带着一起塞了进去。鬼秋双手捧起她的双臀,然后使劲地抽插她的下体。这时小慧也被干得很兴奋,顾不得自己愿不愿意,双手回抱着鬼秋,下体任由他来回套弄大肉棒。

「啊……鬼秋哥……你干得很大力……我的肉洞…都给你干…干坏了……别再弄了……我快死了……」小慧叫得很浪,肉洞里的淫汁不断渗出来,滴在沙发上。

鬼秋哈哈地说︰「小骚货……你其实想给我干深一点……你是不是想享受让我……射精……灌满子宫的……感觉……?」

小慧这时有些清醒,忙用手推开他的身体,说︰「不行……今天是我的危险期……如果你射精……在子宫内……我会受精怀孕的……」

鬼秋完全操纵着大局,不理会她的诉求,把她正面放在沙发上,将她双腿提起,肉棒狠狠地插在她小穴里,不停搅动着,继续用力地作弄着她的肉穴,发出「滋滋」的淫水声,与性器交合的「啪啪」声。

小慧这时浪得不能发出完整的句子,只是「快快」「不要不要」「用力插」乱叫一通,全身泛红,春心蕩漾,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了。而鬼秋开始有点气急了,他连续在小慧的肉洞里抽插几十下,最后用力把肉棒尽情插入她的小穴里,直插到子宫口上,然后射出浓稠黏糊的精液。

「干死你……婊子……」鬼秋一边射精,一边说着粗话,「怎样……我的精液厉害吧……一定干大你的肚子……」

我的娇妻口张得很大,不断喘着粗气,她给鬼秋的精液射得全身都趐软了,头脑都昏醉了,大声地呻吟着︰「鬼……鬼秋哥……你好厉害……干死我了……我喜欢你……快快……快干大……干大我的肚子……」足足过了五分钟,两人才由激情归于平静,鬼秋才把肉棒从小慧那注满精液的小穴中拔出,黏糊状的精液才缓缓流了出来。鬼秋走了,我也在沮丧中醒来,看着赤条条躺在地上、小穴流着淫靡精液的漂亮的小慧,我在想︰她是我的妻子吗?她会怀孕吗?她从地上缓缓站起来,穿回衣服。我看着电视机旁边那束鲜花,是我送给她的,今天是我们结婚一週年,可爱的娇妻竟然让鬼秋这个坏蛋姦淫!

我的沮丧地扯住她的手说︰「小慧,你听清楚,我不再爱你,我要和你离婚,我不能忍受了……」

小慧甩开我的手说︰「老公,我们小家庭今天变成这样,不要忘记是你一手造成的,当初是谁把自己的老婆放在窗台给人家看,是谁把老婆送到空屋去还蒙着眼睛让人家干?」

我无言以对,现在知错难返。

她说︰「你以为我还能忍受被人强姦的滋味吗?我恨死你!」说完一反平时娇弱的常态,举起手来狠狠在我脸上刮了一巴。

「啪!」「啊!」我惊呼起来。

四周是白色的,窗口有几只小鸟在啾啾叫着,大城市见到小麻雀实在是有点新奇。我从床上坐起来,满脑嗡嗡作响。刚才是发梦吧?

「老公,老公,你没事吗?」小慧开睡房的门进来,紧张地说︰「刚才你大叫一声,作恶梦吗?」

我看到娇美端庄的妻子,愣了一下。头脑回到现实来,原来今天是星期日,我睡到中午,刚才只我的一场长长的淫梦而已。

我走到厅中,小慧为我做的午餐已经放好。

她说︰「我早知道你星期天会睡到中午,所以不用为你做早餐。」

她说完又去了厨房。我在厅的窗口看向隔壁,的确是间空屋,人去楼空,也没有甚么男人在偷窥。梦中那两个男人肥菜和鬼秋只是遭我们会计师楼清盘公司的负责人而已,在梦中把这些人物和事都混在一起了。

厨房传来小慧的声音︰「老公,你知道今天是甚么日子?」我冲口而出说︰「我们结婚週年吗?」

小慧嘻嘻笑说︰「老公,你仍在做梦吗?我们才结婚三个月呢。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今晚我为你庆祝一下。」

我脸上绽出满足幸福的笑容……